欢迎访问中国染化交易市场!   请登录   预注册
 
 关于我们

传统企业利用“互联网+”来实现转型升级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而“在线化和金融化”是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的唯一道路,同时“交易市场+供应链金融”是传统产业链实现“互联网+”的唯一途径。

中国染化交易市场,作为服务于染化产业链的“交易市场+供应链金融”平台,将集信息展示平台、企业交易平台、金融服务平台、媒体发布平台于一体。真正帮助传统染化企业实现新的腾飞。

地 址:
杭州市莫干山路187号易盛大厦10-12楼
邮 编:
310012
电 话:
0571-88228158
传 真:
0571-88228166
邮 箱:
破解“化工围江” 江苏年底将关停2000家化工企业
2018年05月15日 08:27 dyeschem.dazpin.com

自2017年下半年起,长江经济带多地便纷纷进入化工企业关停并转的加速时期。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10个沿江地区的省市制定了详细的化工企业关停闭转数目及总体目标。

5月初的一场小雨过后,站在太仓沙溪镇上,能够畅快地呼吸迎面扑来的新鲜空气。当地人告诉记者,自去年以来这样的空气质量就已经十分常见。

沙溪镇位于江苏省太仓市中部,毗邻长江东海入海口。近年来,沙溪当地生态环境优化成果有目共睹,其背后与当前正在推进实施的化工企业关停并转工作不无关系。

近期,多地化工园区接连被爆出环境污染问题,引发社会关注。

根据国家发改委官方明确要求,2018年6月前,长江经济带化工企业、化工园区全面整改。

而实际上,自2017年下半年起,长江经济带多地便纷纷进入化工企业关停并转的加速时期。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经有超过10个沿江地区的省市制定了详细的化工企业关停闭转数目及总体目标。

受访专家表示,长江经济带中下游产业布局偏重、偏化,且近年来重化工污染企业沿着长江下游向上游转移。破解“化工围江”不仅需要各地的实践探索与创新,更需要长江上中下游不同省份地区之间真正形成协同治理体系。

如何关、如何转?


围绕化工企业的“关停并转”工作,江苏省太仓市沙溪镇探索出一系列实现路径。

沙溪镇镇政府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当地启动新一轮化工行业整治行动以来,沙溪镇将区域内的28家化工企业整治目标,其中22家化工企业实现关停,6家企业进行优化提升。

“2017年共关停了16家区域内化工企业,到今年年底将全面完成沙溪镇22家两区外化工企业的关停并转工作。”该负责人指出。

究竟如何做,才能更有效率的推进关停并转呢?

据记者了解,沙溪镇在推动化工企业关停并转过程中,探索出涉及项目靠前服务、企业外迁补偿,土地指标盘活利用等一系列政策与市场结合的实现路径。

记者从太仓市经信委了解到,太仓市沙溪镇针对区域内进行迁移的化工企业,将通过第三方评估公司对设备进行评估,按照评估价格的25%给予价格补偿。

“这相当于一个鼓励其变更转型的启动资金。”太仓市经信委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太仓市针对化工企业搬迁的补贴政策在实际操作中对于推动区域内的化工企业搬迁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2017年沙溪镇关停的16家化工企业全部实行了该补贴政策,而今年目前为止也已有2家化工企业提出了评估申请。

除此之外,沙溪当地在实际的化工企业关停搬迁过程中,对很多停产的化工企业也鼓励其在当地进行市场化重组。记者了解到,沙溪镇运用苏州市出台的针对优化建设用地空间布局保障发展的“三优三保”政策,将原本企业所拥有的土地指标、水电等市场要素集中在工业园区中,鼓励企业发展符合本地产业导向的高端制造、汽车零部件和新材料等工业产业。

据了解,虽然沙溪镇化工企业总量不多,但整体化工企业关停并转的工作推进进度很快,与其针对性推出众多政策举措联系紧密。

同时,留下来的企业在环保上需要达到较高的标准。

记者实地走访了沙溪镇两家留下来的化工企业。在沙溪镇的苏州宏达制霉有限公司内,环保安全部经理沈正兰指着面前一座高近10米的渣脱水灭菌系统告诉记者,企业为了能够解决制霉剂过程中由生物渣产生的气味问题,特地引进了这套价值2000万元的创新技术,通过其创新的技术手段,制菌后产生的生物渣水分能够从60%将至20%左右。

“当初我们也是属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通过引进这套设备,废杂还可以做成有机肥。”沈正兰告诉记者,宏达制霉通过引入技术创新顺利成为沙溪当地6家留下来进行优化升级的化工企业之一。

同样的创新环保设备也在太仓沪试试剂有限公司内被引入使用,总经理张雪岐告诉记者,2016年12月企业投入125万元引入废弃处理装置,2年下来企业废弃排放检查都超过江苏省对废弃排放的标准。

“关停并转”风暴潮蔓延


沙溪镇的做法正是当前各地打响化工企业关停并转“战役”的一个缩影。自2017年,破解“化工围江”的环保风暴潮就在各地掀起。

记者了解到,自去年以来,湖北宜昌就向“化工围江”宣战,决定3年关停搬迁134家化工企业,实现沿长江1公里范围化工装置“清零”,目前宜昌已经关停田田化工等25家企业。

同样在长江上游地区的四川省,今年3月份曾发布了《关于下达四川省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工作任务的通知》。通知提出,四川城镇人口密集区危险化学品生产企业搬迁工作共涉及48家企业,要求异地迁建37家,关闭退出9家。

而在化工大省江苏,化工企业关停并转的力度远超于此。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底江苏将关停低端落后企业2000家,到2020年化工企业数量大幅减少,化工生产企业入园进区达到50%以上。

记者梳理发现,2018年江苏省地区公开的计划数据中,无锡计划关停的化工企业数量最多,达到255家。

江苏长江经济带研究院院长成长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长江流域东部地区的产业发展速度快于中西部地区,在发展过程中化工企业的分布也呈现出这种特点。

“当前中下游地区的产业布局偏重、且偏化现象突出。”成长春告诉记者,长江中下游地区的产业布局特点,使得其对长江生态环境的破坏威胁明显大于上游地区。

值得关注的是,在所有掀起化工企业整治风暴潮的举措中,有一个特点十分清晰:各地化工企业关闭停产的计划数量要多于优化提升的数量。以苏州市为例,2018年全市目标关停化工企业152家,上报转移类8家,升级类125家,重组类13家。

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体现出目前国内化工企业仍然是“量多质低”的总体特点。

在采访过中,记者还发现近几年,随着当前环保力度持续提升,东部地区的经营成本增高,化工企业内迁的“梯度转移”特征也开始凸显。

尤其是重化工污染企业不仅呈现出沿着长江下游向上游转移的特点,同时也开始逐渐转入周边内陆地区,寻找当地的化工园区进驻,使得破解“化工围江”面临新的挑战局面。

成长春就认为,沿江化工企业的治理不仅是长江自身,周边的湖与沿江支流的河也都在长江流域内汇总流动,这就要求“化工围江”的治理也要将长江周边的内陆河流、湖泊领域同样也纳入其中。

湖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叶学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内陆地区招商引资,虽对环保有要求,但执行并不严格,当前在绿色高质量发展的总体要求下,实际上内陆各地区的化工园区也并不容易进入,“门槛也相继有所提升”。

“实际上也是一种倒逼机制,使得很多小散乱污的化工企业逐步被市场淘汰。”叶学平指出。

不过,据记者了解,如何平衡经济利益与生态利益,也成为摆在很多地方政府面前的难题。

叶学平认为,对于许多地区来说,关键是要处理好发展与保护之间的关系,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之间的关系,否则未来给生态环境的破坏,会比现在获得的短期收益之后再进行治理的成本更高。

当然,除了态度坚决的关停化工企业外,目前来说对于很多化工企业属地管理的各级地方而言,如何引导产业转型升级同样是重中之重。

叶学平告诉记者,除了要求企业加强环保设施建设外,更要引导留下的化工企业实现转型升级。

成长春也表示,当前阶段长江经济带地区除了要注重化工企业治理外,更重要的是发挥科学创新在推动化工企业转型升级中的作用,而这方面既需要东部下游地区的创新引领,也需要长江沿线各地区的构成协同治理与发展的体系。(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