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国染化交易市场!   请登录   预注册
 
 关于我们

传统企业利用“互联网+”来实现转型升级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而“在线化和金融化”是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的唯一道路,同时“交易市场+供应链金融”是传统产业链实现“互联网+”的唯一途径。

中国染化交易市场,作为服务于染化产业链的“交易市场+供应链金融”平台,将集信息展示平台、企业交易平台、金融服务平台、媒体发布平台于一体。真正帮助传统染化企业实现新的腾飞。

地 址:
杭州市莫干山路187号易盛大厦10-12楼
邮 编:
310012
电 话:
0571-88228158
传 真:
0571-88228166
邮 箱:
原料涨的凶、喷水管的严、利润亏的惨!这个8月,做纺织、真要命!
2018年08月10日 08:49 dyeschem.dazpin.com

近日,整个纺织产业链不太平。涤纶长丝等原料价格的暴涨使得多地织造协会联合抵制,同时听闻近日吴江地区喷水织机管控愈发严厉,8月的江浙织造市场,正经历着高温、高价和严管控的煎熬!


8日原料再涨价,又一纺织集群加入了抵制原料涨价行列!

 

虽然7日晚间郑商所出手抑制PTA暴涨,出台调高手续费措施:从8月7日晚夜盘交易时起,甲醇期货1809合约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6元/手,日内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仍为6元/手;PTA期货1809合约交易手续费和日内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标准调整为6元/手。然而这样的调控行为依旧难以阻挡PTA期货上涨的步伐,PTA1901合约日增仓21.29万手,涨幅达到3.38%。而部分聚酯工厂显然没有受到影响,包括恒力、荣盛等报价普遍上涨50-100远/吨。

从7月底开始,原料涨价,使得长丝织造市场风波不断。在江浙地区,先是桐乡经编协会联合抵制聚酯工厂,建议桐乡市经编企业清理完库存原料后,整体停产放假,倒逼化纤企业合理整顿价格市场。后是包括武进、海宁、常熟等多地联合发出声明,表示采取措施应对化纤厂。声明一发,争得无数织造厂积极响应,纷纷转发朋友圈表示支持。

而近日,又一国内的纺织产业集群加入了抵制原料涨价的行列。

 

利益是人类行动的一切动力,此次织造厂与化纤厂之间的种种矛盾亦是如此。在近几个月,原料的持续上涨,使得织造企业经历着严峻的考验,一旦有企业一着不慎,很可能就要面临着亏损经营、心血付之一炬的后果。

据一位织造行业人士表示:“行业产能过剩,越来越严格的环保标准,织造企业还能慢慢转型适应,但原料价格暴涨让原本微乎其微的利润再被压缩。”近期以来,大多数织造企业也涨了价,但上调幅度仍低于原料价格的上涨幅度,上调产生的利润也完全被化纤厂收入囊中。

而聚酯工厂一方也在发声诉苦,成本上涨利润缺失实属无奈。

 


然而双方各执一词,剑拔弩张,一场轰轰烈烈的行业上下游博弈正在酝酿。

8月,要命的喷水织机管控:平望加大减喷工作,盛泽地区“开三停一”限产操作仍在继续

然而更要命的是,吴江地区喷水织机管控又出台了新措施,比以往更具体、更严厉!

近日,吴江平望对2018年度减喷淘汰工作又提出了具体要求。“黑户”喷织企业,其喷水织机将全部淘汰!

1、根据2018年度减喷淘汰工作要求,未达到2018年度台机税收分类标准下限的“黑户”喷织企业,其喷水织机全部淘汰;未达到2018年度核定台机税收分类标准下限的“白户”喷织企业,其原有核定喷水织机污水接管台数核减20%,核减台数不得恢复;淘汰、核减工作需在2018年底完成。

 

2、2018年度台机税收测算将结合2017年度和2018年上半年台机税收情况进行综合评价,即:
2017年台机税收=2017年企业各项实缴税收÷企业减喷前确认的台机数;
2018年上半年台机税收=2018年上半年企业各项实缴税收÷企业减喷后确认的台机数;
2018年度核定台机税收=2017年台机税收×40%+2018年上半年台机税收×2×60%;

3、当年度企业各项实缴税收可包含企业实控贸易公司缴纳的各项税收,企业需提供营业执照、实控人身份证、缴税凭证等相关材料在规定期限内主动申报,由镇经服中心认定。

工作流程

第一阶段(2018年8月20日前)

镇减喷办负责提供各织造企业喷水织机各阶段认定数据;

镇经服中心负责提供织造企业及实控贸易公司2017年度、2018年上半年实缴税收情况,测算各企业2018年度核定台机税收,并在相关媒体、企业交流平台及公共场所醒目处张贴公示;

第二阶段(2018年8月21日-9月30日)

各织造企业对核定台机税收数据有异议的,可在9月20日前向镇经服中心提出申请并提供相关书面材料,镇经服中心进行审核,如确系遗漏或存在误差的可进行数据更改并将相关材料存档备查; 9月20日后各织造企业申请一律不予受理;

镇经服中心根据纠偏后数据再次测算各企业2018年度核定台机税收,并于9月20日前将详细数据提供至减喷办;

镇减喷办根据各企业2018年度核定台机税收,并结合区本年度减喷任务,划定2018年度企业台机税收分类标准上限和下限值,确定本年度织造企业减喷清单,并于9月30日前向全社会公布各企业2018年度核定台机税收清单、划定分类标准、企业减喷清单;

第三阶段(2018年10月1日-12月31日)

各部门按职责分工启动本年度减喷工作。

而另一方面,进入8月,除了平望加大减喷工作,盛泽地区“开三停一”限产操作仍在继续。8月6日,有厂家接到相关通知:从今日起,盛泽综合执法局盛东中队将对开三停一制度实行严查。停产当天企业如果查到织机马达烫,或者机器上的布是湿的,都算偷开!

 

这个已经持续了2个多月的政策,依旧没有听说何时结束。前期由于产能减少了25%,不少布老板吐槽:现在每天产能有限,虽然是淡季,但是想要的货源还是紧张!如今在原料疯涨,坯布价格却难以跟涨的行情下,又有布老板庆幸:幸亏限停产,否则要亏更多了!限产或许是一个能“体面”的缓解原料成本上涨对织造企业压力的方法吧。

“刀尖”行走的纺织人:这个2018,挑战会比机遇更大!

已经来临的2018年下半年,对于无数的纺织企业来说,恐怕是近三年以来最具挑战性的半年。

不仅仅是环保压力山大,很多纺织企业被原料、人工、物流、贷款、染费、交期等几个因素压得喘不过气来,在“刀尖”行走的纺织人注定倍感压力。

其实说到底,无论是织造厂向化纤厂举起武器,联合抵制,还是化纤厂的诉苦,从本质上看,都是原有市场的不合理导致产业链利益分配不均而产生的结果。

可以想到的是,这些局限在江浙地区的行动,必然会冲击原有的市场格局,甚至很可能会形成蝴蝶效应,进而影响全国,对整个纺织行业都产生不良影响。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化纤厂和织造厂本身都属于纺织行业,事情发展至此,究竟是谁对谁错,作为媒体,我们无法说明,只能尽量从客观、中立的角度阐述事件发展过程,用最为真诚的态度呼吁双方加强沟通,共同商讨解决方案,维护市场的和谐发展,最终实现共赢。

 

最后,再讲一个耳熟能祥的故事—唇亡齿寒:

春秋时期,晋献公想扩充自己的实力和地盘,要灭了虢国。但在晋国和虢国之间隔着虞国,并且虞、虢两个国家山水相连,相处和睦。为此,晋献公决定送虞国国君价值连城的美玉和宝马,希望虞国能够借道。

当时有人劝虞国国君:“虞国和虢国唇齿相依,相互依存,俗话说:‘唇亡齿寒’,没有嘴唇,牙齿也保不住。万一虢国灭了,我们虞国也就难保了。”虞国国君不听劝告,将借道之事答应下来。随后,晋国军队借道虞国,轻而易举地灭掉了虢国,得胜归来后,又顺手灭掉虞国。

虽然这个故事并不能准确的形容织造厂和化纤厂之间的关系,但仍然极具参考意义。

来源│中宇资讯、金联创、中国化工报   编辑:化纤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