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染化交易市场!   请登录   预注册
 
 关于我们

传统企业利用“互联网+”来实现转型升级是历史发展的大趋势,而“在线化和金融化”是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的唯一道路,同时“交易市场+供应链金融”是传统产业链实现“互联网+”的唯一途径。

染化交易市场,作为服务于染化产业链的“交易市场+供应链金融”平台,将集信息展示平台、企业交易平台、金融服务平台、媒体发布平台于一体。真正帮助传统染化企业实现新的腾飞。

地 址:
杭州市莫干山路187号易盛大厦10-12楼
邮 编:
310012
电 话:
0571-88228158
传 真:
0571-88228166
邮 箱:
今早,盛泽、柯桥、中大、石狮纺织老板朋友圈被《放假一个月通知》刷屏了
2019年06月12日 14:09 dyeschem.dazpin.com

今早,盛泽、柯桥、石狮、中大,纺织老板朋友圈一张“停产通知”刷屏

 

从3月份开始我们纺织业原料价格大幅下降,产品库存严重贬值,从6月份开始我司几乎所有客户已无定向单可下,纺织行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处境,生产经营已面临困难。。。

 

 

放假时间暂定6月24日至7月26日

 

中美贸易战“挥剑”纺织产业
耐克、阿迪达斯致信特朗普:关税是灾难性的


中美贸易战的战火已经烧到纺织业了。近期,美国政府对包括纺织服装、海产食品、蔬菜等2000亿美元产品加征10%关税的消息引起一阵轰动。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已经准备好对5000亿美元的进口中国商品征税。

 

耐克、阿迪达斯在内的170多家鞋业公司本周一致信总统特朗普,称对进口鞋加征关税的决定对消费者、企业和整个美国经济都将是灾难性的。

 

耐克提交的年度证券备案文件显示,在2018财年,耐克26%的鞋类和26%的服装是在中国制造的。耐克在文件中表示,中国是“我们重要的采购国家和消费市场”。

 

 

美国鞋类经销和零售商协会(The Footwear Distributors & Retailers of America)在其网站上发布了一封致总统公开信。这个总共有173家公司的协会是美国整个行业的代表,除了耐克、阿迪外,还包括Under Armour、Crocs等中国消费者喜爱的品牌。

 

在给特朗普的信中,这些鞋业公司表示,他们无法迅速将生产转移出中国,“鞋类是一个非常资本密集型的行业,需要多年的规划才能做出采购决策,企业不能简单地把工厂迁走,以适应这些变化。”

 

随着国际订单数量锐减,国内生产成本上升,OEM代加工企业处境堪称艰难。

 

一些OEM代工厂为了维持收支平衡,不得不缩减生产规模;一些企业在寻找更廉价生产力的路上越走越远,把工厂搬到了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还有一些企业开始打造自主品牌,力图甩掉代工厂的帽子。但是,东南亚的技术和技术工人,对于国内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所以,这也是国外大牌也迟迟不愿意把产线搬到国外。

 

2016年6月14日,马云在阿里巴巴的投资者大会上说:“大品牌通常用很多OEM,中国有全世界最多的OEM,他们没有渠道,但忽然他们发现可以通过互联网卖产品。生产正品和仿品可能就是同一个工厂,他们的产品不见得比正品差,同时有更好的价格,他们面对的不是知识产权问题,他们面对的是新的商业模式问题。”

 

据《环球奢侈品报告》报道,早在2009年,就已经有60%的国际奢侈品品牌在中国进行代工生产。有的在中国生产成品,有的在中国完成大部分工序,运至品牌国完成最后工序。像百纯羊绒这样的代工厂,在东莞、深圳、杭州、温州、青岛等地还有很多。

 

2019年,纺织市场行情似乎又来到了分水岭,目前很多纺织老板在低端市场中厮杀,看似忙碌,利润却更低,甚至无利润可言,这或许是大洗牌的开始。

 

印染车间的:开工无活可做,做了也是当库存

 

进入6月以来,大部分染厂普遍反映生意惨淡,订单不足,适逢端午节来临,往年较为常见的一天放假时间,今年部分印染企业罕见放假安排为2-3天。

 

 

 

淡季如阴云密布般笼罩着纺织印染行业,从原料织造到印染成衣,哪怕是路边的拉货三轮车打卷店都在等订单。

 

染厂车间以前堆积的胚布,现在一下子全都空荡荡,无单可做,全部停下来,车间也鲜有工人的影子。

 

 

 

 

 

对于染厂这类重资产运营的企业来说,压力显然要大得多。以往引以为傲的厂房、设备、人员……此时都变成了无形的负担。

 

据某染整车间工人说:与往年比,今年是有点闲,闲的有点不适应,虽然时间卖给老板了,但是活没多少干的,拿工资都不好意思,感觉老板心里也不好受,工人也无能为力,市场行情毕竟不是员工能决定的。

 

一面料跟单员说,往年在4-5月份都会在染厂蹲点,求厂家早点出货,尤其是去年“一布难求”的时候,既要在织造厂排队拿货,现金交易,又要到染厂日夜蹲点,苦不堪言。在染厂爆仓的时候,还要跟客户沟通解释,忙的团团转,但是今年这一现象大大缓解,可以说很少出现。染厂开工无活可做,做了也只能当库存;停产压力更大,租金、折旧、工资等时刻压得难以喘息。

 

一路攀高的染费在今年终于消停了,对于很多纺织面料同行来说,这或许是个利好消息?再也不用排队进仓,现金出仓!再也不用看染厂脸色做事了!

 

但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在小编看来,是福是祸,只是自己清楚!虽然,目前只有少数印染企业放假,今后也会越来越多!

 

但是它传递了一个信号——市场不好了!纺织生意难做了!

 

熬过了去年,熬不过今年,已有2家经编厂倒闭!

 

1、织造企业:今年不想说赚很多利润,能稳住现在的盘子就好!

 

而与印染厂紧密联系的织造厂而言,同样压力也非常大,进入淡季,订单减少,但是机器不能停,工厂也不能关,织出来的布也只能变为库存。看着日益增加的库存,布老板愁白了头发。据监测的数据来看,盛泽地区坯布织造库存为织造库存为40-41天左右,产销难以做平。

 

今年对于很多企业来说,活着就是好的,熬也要熬过这个阶段。“门市部还继续开着,员工还在用着,租金、水电、员工工资,哪样不要钱,现在有单子来的话,利润少点也做了。”盛泽地区一家贸易商无奈地说道。“目前行情才走差了几个月,对我们公司而言并没有伤筋动骨,但是如果在不转型,或者改变经营思路,可能接下去的日子更难熬,今年不想说赚很多利润,能稳住现在的盘子就好。”盛泽地区一纺织厂负责人说道。

 

2、经编市场:大投资遇到了差行情,两家企业撑不下去了!

 

据有关人士爆料,近期已有2家经编企业倒闭。前两年由于经编行情过热,从而导致不少老板跨行来掘金,这两家企业的老板也是前两年看经编行业大好涉足这个行业,结果却遇到了疲软的行情。

 

以海宁地区为例,2017年和2018年海宁地区企业超量引进了生产设备KS经编机达1300台,比原有设备的拥有量增长了20%以上,市场供应激增。

 

可是终端需求并未如预期好转,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经编市场因产能过剩,行情一泻千里,原料走跌,坯布价格跌的更厉害。再加上经编机一天产能很大,消耗原料也多,老板需要的资金流就更多,一不小心,很容易资金断裂。“熬过了去年,却熬不过今年,每天都在亏损,再加上资金断裂,只能倒闭!”某知情人士表示。

 

3、贸易商:付款一拖再拖,日子也难过!

 

而现在行情反转市场下行,订单数量急剧减少,这种减少也逐渐反映到贸易行业。从下游采购端来看,贸易商日子也难过,从付款方式上的变化就能看出来。据悉以往外贸客户一般都是第一个月发货第二个月底前付款,好的甚至月初发货月底就打款了。而现在基本都是两个月起步,三个月付款是正常的,甚至180天付款的都有,国内一些客户更是不被催到一定程度都不会打钱的,可见客户手中流动资金的缺乏。

 

客户并不是订单的源头他们也有上家,如果上家不下订单他们也很无奈。据了解,客户那边对订单的竞争也是十分激烈的。

 

无论从服装厂、织造厂家还是印染企业,都会后市开始有了担忧,外围织机产能陆续上马,服装端库存增加,都表明了供需失衡在加剧,市场产能在过剩。

 

几年前,纺织老板通过大产能来抢占市场份额,但是如今市场产能过剩的环境下,这条路子似乎走不通了。目前纺织企业面临生产成本增加、销路不畅、坯布库存增多的局面,倍感压力,市场在经历大洗牌。

 

“今年是近十年最差的时候,搞不定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时候!”一纺织朋友说道。

 

转自:纺织面料平台